理塘的锐克五代

雪山的雪

9月的雨,淅淅沥沥的开始下。

雨滴落在雷猴头上,他心想:他妈的,9月也有雨。

不多见,已经干旱一个月,理塘的天气一向和天气预报相反,昨天的天气预报明白的告诉雷猴今天是晴天,无雨。

一步一步的走在国道上,迎面是一块巨幅广告牌,雷猴手搭凉棚,眯眼看过去。

‘欢迎来到至高城,理塘’

广告牌因为年久失修,画面上的顶针的脸[......]

继续阅读

六月初三

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,只知道这件事给我们的未来造成了极大的影响。事情是这样的,那是六月的一天,具体的哪一天我已经忘了,约莫是初三初四吧,中国人自古忌讳四,那就定着初三。那天燕妮起床和我说,天乌黑黑,像夜壶,我听了才明白,这燕妮又想偷懒让我去倒夜壶,我到并不是瞧不起倒夜壶,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,倒夜壶也可以做状元,夜壶状元没准可以一次性倒八十个,我不行,一次最多倒俩,多了提不了。我也不是不肯[......]

继续阅读

时间

其实我应该还没有到谈论这件事的时候,总觉得过去没多久,但是从预感到结局,已经有这种不好的结局的感觉。

但是我喜欢逃避。从小到大,遇到困难我直接逃避,不好的记忆直接封存,连带这件事好与不好,我都一并封存到记忆的最深处,不去回想。所以我得到的评价是这孩子不记仇,心里不装事。可哪能事事都不记,我也是有情绪的,也是有我自己的想法,每到晚上我也会看着天花难以入眠,不知道如何是好,想去做些什么却[......]

继续阅读

苏修如此掩盖失业现象

人民日报:流动就业——苏修如此掩盖失业现象

  对于苏联劳动人民沦为雇佣劳动者这一严酷事实,苏修叛徒集团是讳莫如深的。例如,他们一再表白,在苏联“已不存在失业现象”,公然要人们相信苏联劳动人民的生活和工作如何有保障之类的神话。

  然而,虚假的东西总要露出马脚。

  据苏修《苏维埃俄罗斯报》等报刊透露,从一九六九年以来,在俄罗斯联邦的许多城市以及苏联其他地区广泛建立了一种名叫“居[......]

继续阅读

小红帽

很久以前,曾经有一个名叫小红帽的孩子,生活在大森林的边上,大森林里充满了濒临灭绝的猫头鹰和珍稀植物,如果有人愿意花时间研究它们,就会发现癌症的治疗方法。

小红帽和一位称为母亲的养育者一起生活,尽管这并不意味着她们有一个密切的生物学上的联系,实际上并不一定有,她也没想过这有什么不妥。

当然她也不打算诋毁非传统家庭的同等价值,如果传达了这样的印象,那很抱歉。

有一天,她的母亲让她把一[......]

继续阅读

美食 大卫•W赫尔

美食—大卫•W赫尔

大卫•W赫尔

暮色柔和,玛蒂达躺在旧床上。凝视着窗外,心不在焉地揉着大肚子,随后,她向我转过身来,忽然莞尔一笑,脸上的毛孔皱成一团,满口肉瘤烂黄牙。在朦胧的微光中,她显得玉手纤纤,难以分辨出手指间多硬结的肉蹼和血管。顿时我暗自想,孩子会不会象她那样皮肤起疙瘩,硬如石块;或象我一样,手臂细长,腿如鸟腿又细又长,从膝盖处往后弯?从内心讲,我希望孩子象玛蒂达,因为在我眼中,她长得[......]

继续阅读

稍后见

让我们稍后再见,等我一小会,我收拾好行囊,打点好家事,整理好心情。我自然会再上路,走这一段你让我走的路,再回到老路上,不回头望。

[......]

继续阅读

孤僻

其实我是一个很孤僻的人,我想要靠近一点点,却会因为错误的言行去伤害他人,这是一种很不好的行为,我知道我自己是一个无赖混账,我这种人其实不适合和谁有太亲密的关系。从小我就是一个性格乖张的,朋友被我推远,家人我也不想亲近,做事做人都一塌糊涂。

从小学开始,我就是一个混世魔王,我打架逃学旷课,抽烟上网,坏学生能做的我照单全收,没有不做的。我以为我是脾气暴躁,其实我的脾气并不暴躁,许多时候我[......]

继续阅读

沙漠

那是一片很大的沙漠,我踩在沙子中,一脚踩下去费劲极了。汗已经湿透全身,汗水在眼睫毛上打转。一时间有些看不清。我已经在这片沙漠走了很久,久到我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走进这片不毛之地。

此时此刻我身上没有丁点食物和水,好像从进入沙漠开始我就没有这些东西。进来了只浑浑噩噩的走,分辨不出东南西北,只有头顶的太阳东升西落的提醒我还在这沙漠里。我想和人一起走。

看到人群的时候我有[......]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