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: 随笔

8 篇文章

thumbnail
孤僻
其实我是一个很孤僻的人,我想要靠近一点点,却会因为错误的言行去伤害他人,这是一种很不好的行为,我知道我自己是一个无赖混账,我这种人其实不适合和谁有太亲密的关系。从小我就是一个性格乖张的,朋友被我推远,家人我也不想亲近,做事做人都一塌糊涂。 从小学开始,我就是一个混世魔王,我打架逃学旷课,抽烟上网,坏学生能做的我照单全收,没有不做的。我以为我是脾气暴…
thumbnail
明天
我开始想着明天不会到来,我不想结束在这
thumbnail
或许
很多事情,很多时候,我们都无法抗拒它的发生,就像暴风雨台风,只能去在途中尽力的坚持自己。<!--more--> 最近这段时候过得挺惨的,事业爱情都坎坷,失业中也没和谁说,爱情上也有问题。 事业的状态就是事业的谐音失业,内卷的无法改变,只能尽力的去卷。爱情中虽说磕磕碰碰在所难免,可是太长时间,太频繁的吵架就已经不是小问题。 我这个人耐心差…
我只是想写东西,有段时间恍若癫狂,吃饭的时候寻思着开头,喝水的时候琢磨着悬念,睡觉的时候荡漾着结局。 只是想写点什么,又有痴心妄想的表现欲,所以想写出来给人看,如果不是人懒而且字丑,说不定我会写到五谷道场墙上去,来来往往的佳客们脱下裤子,看到文章,登时屎尿横流一泄三万里,洗净双手来到房外,问一问门口老大爷这狗屁文章是谁写的,这么通便,我便蹲在暗处笑…
出名
张浮水问我,为什么活着的人搞文艺出名总有人骂。我拍他的瓜脑壳,骂了句娘,因为死人才不会抢利益,活人只会是竞争对手,不信你看梵高,那么牛逼一个人没死还不是一个卵样。 其实我认为他不仅看着傻逼,本质也是傻逼,可是傻逼也能理解我的话,所以张浮水理解了,张浮水点点头,说懂了,我看他还想问,心里怕麻烦,就催他去赶牛,不然大队里来人看到几只牛都快跑没影两个知青…
二刻
杨嘉看了看周围,度步入内。 爷孙俩抬起头看了看,不再关注,反倒是内里座的大汉站起身,双手抱拳,面带惊讶笑道:“杨兄,某就知道你会来参加邹家盛会” 小二看这两人相识,便将杨嘉迎入那大汉位置,大汉对小二道:“小二,且多上些酒菜,要你家的剑南春,咱家与你们掌柜的可是旧识,莫取些杂酒来糊弄咱家。” “可不敢。”小二拱手弯腰:“二位爷稍坐,小的这就取酒菜来。…
空桑
宜州城外三五里有山名空桑,城内人进山砍柴偶有得见二狐,体白胜雪,世人或愚昧,敬称山神。
一刻
  时至三月中旬,蜀中的天气虽已逐渐回暖,但那山里边吹来的风依旧寒冷彻骨。 那马上的人穿了一件白布制成的汗衫,外罩一件无袖的单披。看起来相当单薄,并且也有些脏了。此人脸色蜡黄,头戴一顶破旧的斗笠。头发因多日没洗已乱如鸟窝,他只是随便绑成一束。 那牵马的帮闲看了眼这人,心中料到此人定是初次进蜀 “客官,去往那邹家堡需翻过这三座大山,再趟过定川河,今日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