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煎蛋看到的故事

一本日记本

分手95天,我终于逐渐释然了。树洞匿名,我就想说什么说什么了。
我们在一起了三年多。
听起来或许有些畸形或者自以为是,但我觉得过去这几年我真的付出了很多…因为她怕有,所以三年一次都没做过,一直都是在想办法满足她的各种要求,平日里想办法哄她开心,安抚她给她打气,各种支持她,说实话我觉得我这个男朋友蛮称职蛮尊重她的。去年考研二战,知道她压力也很大,所以怎么闹怎么作我都在包容她,做她心理上的后盾,今年她终于考上了,挺为她开心的,觉得自己的付出也有了回报。但随之而来的就是压力,因为我没考上。后来长话短说就是,在无数个失眠的夜晚之后,我选择三战,她不是很支持,但也勉强接受。接下来调整作息没调整过来,楼下天天通宵,风扇吵到早上七八点搞得我也七八点才睡,随后五一早起和朋友出去玩了一天,她觉得我学习起不来出去玩起得来,于是就分了。
这也就是个导火索。我也不想那天起那么早,但我当时已经很久很久没和朋友一起玩过了,真的很需要出去放松一下。根源还是她觉得我不够上进,理想很远但努力不够。努力确实不够,考不上也怪不得别人。有句比较土的话大概是“他有空抱你就没空抱砖”,这话是确实。我不是很会处理好很多事情平衡的人,而且说实话从小养成了缺爱的性格,所以这几年的确是把该努力的时间扑在了感情上。
分开的时候,一度非常抑郁,夸张点说感觉好像天塌了一样,这几年谈了恋爱之后就没怎么扩展过社交圈,朋友不多,分手之后的这几个月几乎也都是自己度过的,朋友们要么工作要么有别的事忙,心里难受也没地方排解。已经毕业了所以熟人也见不到,也就是偶尔可以给几个朋友打打电话,而真的在意我难受的朋友也只有一两个,我这个人缺爱对感情的需求很强烈,所以这几个月真的很不好过。还在一起的时候,她经常提起,觉得她自己“太恋爱脑了”,“太粘着我了”,希望应该“多些自己的时间”,出去“多交些朋友”。这三年她也提过很多次分手,就好像她一直想逃离我们一样。其实这些词形容我更合适吧。
想走出来真的挺难的。这几年她提了好几次分手我一直都在努力挽回,她自己也常说“你对我太好了”,分手之后说过“这几年因为你对我好我也一直没能离开你”。而分手之后发现,她分手前夕在知乎给一些回答点过赞,大概内容是“有的男朋友,用他对你的好拴住你,自己不努力,几年之后对你的好会消失的,痛苦的是你自己,这样的人是渣男。”看过之后说不住的难受,我以为付出会换来感动和支持,没想到在别人眼里我原来还存在着我不知道的心机。
我应该还是给她带来了很多正面影响的,在一起之后,她假期回家,她妈妈说她人开朗了很多;这几年她受到的重大挫折我也一直都在她身边陪着她安慰她,比如亲人去世、保研考研失利什么的。我自己也不是没有烦恼和压力,在这种情况下能一直做她的情感支撑挺不容易的,经常去帮她,给她出谋划策,我努力让她更阳光更勇敢,用我的爱一直去包容她温暖她,说实话我也很渴望有人可以为我这么做。终究是错付了吧。
不在一个城市,分手之后也去找过她几次。感情很复杂,又爱又恨,恨在,我曾为她付出那么多,但在我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就走掉了。说实话过去这几个月曾是我出生到现在最大的低谷,任何事情都不顺意,研没考上,感情也没了,习也学不进去,朋友也没有,情绪积压着发泄不出来,经常痛苦的不行。爱在,尽管她离开我,但我们曾经确实爱过。拥有过也是拥有,并不是这三年都是痛苦和委屈,对我这个缺爱的人来说,过去这三年终于得到了我一直渴望的爱情和亲密关系,虽然已经是过去式了,但快乐过、拥有过也是很宝贵的记忆吧。
快100天,现在我终于渐渐释然了。“未来的确让人恐惧,但你不能因为过去很熟悉,就想逃回过去。过去是很诱人,但过去是个错误。”现在想起来我们大概确实没那么合适,我更浪漫更理想主义,她则比较现实。我是那种会“在高中看到一枚很好看的戒指,会省吃俭用很久买下来,等着若干年后遇到那个合适的人,订婚的时候戴在她手上,并告诉她‘这枚戒指我在高中就为你准备好了哟’”的人。一见钟情,初恋便能白头偕老的故事看来不属于我,我注定要在短暂的生命中等待下去,遇到对的人希望很渺茫,但也不能因此放弃。

S081335

看无聊图那个微信男女朋友关系的梗图有感,最近其实有个事很郁闷,都快给我整抑郁了。
我跟女朋友一开始非常火热,大部分时间都黏在一起,但是我一个人惯了,希望有自己时间,异地她每天都一两点睡我熬不住,我陪着不好意思说忙别的比如睡了,稍微说过,她给的反应不太好,我后来咬咬牙就说希望给我多一些个人空间。
结果后来她就慢慢觉得是我把她推开,让那种令她沉浸的黏着感消失,然后就很少找我,找我的次数也慢慢下降,但我其实每天都在保持跟她联络,只要有条件没一天断
晚上也会找她打游戏,只是她不再那么主动后,我又尝试解释,跟她说清楚希望别误会。
但似乎感情这种东西过去了就回不来,月初还在找她一起玩游戏看纪录片。
我是非常非常喜欢她的,希望把她娶回家那种,虽然我是不太理解爱情,对爱情浪漫这些没触动也不感兴趣,但喜欢我是能感受到的,只是不会自己解释到底是什么,只谈过这一次恋爱,所以我觉得我很幸运。
可能也是个人不成熟的原因,太多事挤压,我需要时间酝酿,但对方比我大几岁等不起,所以我不直接表态,或者我内心一个人习惯久了的自然反应,在对方眼里看起来都很伤人,尽管那完全不是我本意,我解释也没多大用处。
只不过在被拒绝了一开始答应好要看的电影后,游戏也不找我玩了,我能明显感受到的是对方对我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兴趣,而且从其他渠道我知道她可能已经在寻找下一个了。
所以大概从那个时候有些事过去就不可能再回头,虽然我有一万个愿意把她娶回家,但我不会在没准备好的情况下去处理问题。
对方性格是只要有想要做的,就做了,只管当下,活在当下。当然也不是不管未来。
只是我跟她的相处里,时间不是说特别长,但已经有很多小细节的摩擦,这些摩擦让我的拒绝感愈发扩大,因为我不能想象这样相处的情况,平时只靠着荷尔蒙短暂的激素维持激情。
一旦结婚以后激情消退,那就是互相折磨,而结婚了我认为是很重要的社会责任,是一种对家人的认可,所以结婚了就不存在我去主动离婚这件事(但对方要离婚就没办法了,也会让人非常伤心),但我不能让家人不开心,更不能让子女不开心看到父母矛盾,所以我只能在性格矛盾前忍着。
这样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会不开心一辈子,在意识到这点后我的拒绝感就越来越强。
即便我多次认为要磨合,然而单方面磨合的结果是没意义的,虽然她也为我做了非常多的改变,可性格来说,我很怀疑那只是热恋期的一种化学反应。
一旦跟一个人在一起,还没怎么样就有一种危机感与压力,那我就不可能背着压力走下去。
所以我从来没放弃她,但我也不愿意捆绑她,她爱上其他人还是别的,那是她的自由,她问我,我也说过了。只是在知道她也许在找下一个人的时候,我意识到自己对她来说没那么特殊,心里很不舒服,但也释然了,反而轻松许多。
也许是感情史的原因,熟悉的人分别,在我看来是天塌了一样的事,我也没交往过任何其他女孩,对方则是有过丰富的阅历,对分别可能已经具备快速适应的能力。
找不到这个就找下个,总有一天会找到适合她的。
只不过我一旦建立这种情感联系,就很难很难割舍,哪怕对方认为已经没有了,但我没变过,所以现在大概处于,大家都知道快散了,都在一种模棱两可的态度。
因为我从来没试过主动放弃与我建立情感联系的人,做不到绝情,对方则熟悉伤痛,我可能也只是个短期化学因素作用的产物,一旦过去了没建立稳固联系就不可能回到过去。

何狗蛋 局域网

逝去的记忆又飞回来砸我。我是真没想到树洞居然会有人特意保存的。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,但是爸爸的样子我还记得,而那个女孩的样子我早已忘记,因为我真的不敢面对她。从她第一次出现到最后拧着袋子离开,我一直没敢直视她的双眼。别的同事敢跟家属吵架劝家属放弃,我不敢,我只是个懦夫。女儿的那句“我想一直陪着他”,像一把刀子,一下一下的在剜我心窝子;像一阵风,把我所有的坚强和勇气像蒲公英一样吹散。总有患者或者家属问我,“你见过这么多生离死别,早也该麻木了吧?”我也总是尴尬地笑一笑,不敢回答。我也经常在想,如果哪天我真的麻木了,我还适合在这个岗位呆下去吗?

胡桃匣子

昨天洗完澡莫名其妙特别困,开着电视开着灯就这样睡着了。
然后做梦,梦到老妈陪我去坐火车,到站隔壁Z城市,但要绕到W市去转车,因为C市没有到Z市的直达火车。
快到火车站的时候,老妈就开始催促我,但是,我恼火的说不要催,越催我越赶不上火车云云,结果7点半的火车,我7点20才扫码买票。买票跑着进站,老妈也跟着跑,赶到月台,眼看着火车从面前驶去,(这火车长得像依维柯面包车。)
然后,我坐在休息室里,突然想起来我去读大学,这个大学不是什么混混大学是名牌,而且我很清楚是”第二次“读大学,所以我不能错过这次机会,于是决定”再等下一辆车“。
梦境迅速切换到一条菜市场一般的小街道上,我便和旁边一群大学生模样的人等车,大学生们谈论着下一辆车是啥,去哪云云,然后有个人嚷着要把车拦下来。不久车来了(火车形状的依维柯面包车),上面模糊地写着出发站和到达站,我站在路中间,没拦车,我不知道这辆车到底是不是去W市的,只眼看着车走过,心里期待着大学生把车拦下,结果大学生也没拦车,车一刻不停地走了。很快,第二辆车也驶过了,目的地干脆没有了,我只记得我站在路中间,呆呆地望着车试过。
母亲一直在守在旁边,这时候,突然想去厕所。
梦醒了。

白给先生

又是潮湿闷热的时节,我很想念以前住的房子,想念那里的阳台。若是这个时候立于阳台,满眼是一旁的夜间的小学黑暗,远处星星点点的灯光,五彩缤纷。一阵暖一阵凉的微风轻拂,小区外划过的汽车声便有了树叶沙沙的陪衬。风里会飘着一丝淡淡的、料峭未退的烟味。看够了黑,回到客厅,是和煦的灯光,木质地板如常地散发出暖意和温和的气息。客厅略紧凑,但足够活动且温馨,阿爷阿娘笑着在桌旁,爸爸在一旁用电脑,弟弟在看电视,妈妈在烧菜。
回忆终究是回忆。回忆里的那个住处是比现实更浓墨重彩的。像镀着金边、光晕如梦境散开的胶片影像,或许是现在住处冰冷残酷的瓷砖,或许是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房间的隔离,或许是弟弟和我都不再和爸妈在客厅里呆着,或许是阿爷走了,或许是
我不知道。但我真的不愿忘记这段回忆,这个住所。这住所的春夏秋冬,其上桂月的阴晴圆缺,月桂之下天空的通透或压抑或只有一种明晃晃的浅灰色,只足以为室内蒙上一层柔和的软光但也无法直视。我的回忆